当前位置:叉车网首页 > 资讯中心 > 权威报告

阿里研究院酒狸:论京东物流思维的三道溃口

2016/7/20 10:54:03来源:互联网作者:

  导语:近日,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在做客某访谈栏目的时候,评价了电商物流领域的同行菜鸟网络,他称菜鸟网络本质还是要在几个快递公司之上,搭建数据系统,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提升这几个快递公司的效率,说得难听一点,最后,几家快递公司的大部分利润,都会被菜鸟物流吸走的。

  对此,菜鸟网络新闻发言人回应,能有这样的想法,只能说明刘强东不懂什么叫平台共享,“一家没有平台共享思维的企业,眼界只能停留榨取合作伙伴利润养活自己上,不可能理解赋能伙伴、提升行业、繁荣生态的意义。”

  阿里研究院物流研究专家酒狸认为,刘强东的观点常识性错误很多,甚至非常片面,真实原因可能是对中国电商物流欠缺了解,刘强东的对话观点中有明显不科学的地方:1)自相矛盾:自营物流的优越感与开放第三方并行;2)拿着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不是所有产品都可以仓配;3)物流成本:产值概念GMV与增加值概念GDP硬比毫无意义,全文如下。

  文| 阿里研究院物流研究专家酒狸

  近日,刘强东在做客某访谈栏目的时候,公开抨击菜鸟与亚马逊,电商大佬如此互相抨击,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不过,客观来看,这次刘强东的观点常识性错误很多,甚至非常片面,真实原因可能还是对中国电商物流欠缺了解。实际上,对话观点中明显不科学的地方可列举如下:

  自相矛盾:自营物流的优越感与开放第三方并行

  今天的京东正在变得越来越综合化,不再是以前的单一3C自营电商,京东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2015年全国共206.7亿个包裹,京东订单为3.4亿,假设这3亿多个订单都是实物订单,也只占全国总量的1.6%[1],但是现在京东员工已经超过10万人,仅配送条线就超过6万人,如果规模进一步扩大,自身人员是绝对送不过来的。这就是为什么京东平台推出SOP商家合作模式的原因,在该模式下,商家自行选择第三方物流合作伙伴(也就是快递);这当然也是为什么2016年4月京东以2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众包物流达达的原因,京东已经用自身行为说明了这个事实,当上半身综合化发展之时,下半身同样也会走向开放的道路,开放的同时还要保持自营物流的优越感,无疑是自相矛盾的。

  遗憾的是京东并没有做好平台化的准备,平台GMV增速从2014年二季度近250%的增幅跌到了2016年一季度的63%,同期入驻商家数量环比增幅也掉到了1%左右,而在2015年四季度,这个数据还保持在10%以上[2]。阿芙精油、Jasonwood、优衣库、Kappa家纺、多莱斯DURALEX,京瓷KYOCERA[3]等商家纷纷撤离京东平台,这些或许不是巧合,其原因可能是京东欠缺平台思维,缺乏核心服务能力的现实表现。

  拿着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不是所有产品都可以仓配

  刘强东认为京东和快递不能比,一个是增加搬运次数,一个是减少搬运次数,社会价值完全不同,这是由自身3C自营电商属性决定的。实际上,京东物流和快递的确是两回事,京东是自营仓配,货都备在自家仓储里,订单生成后,从各个区域配送中心和前置仓调货配送,因此人口集中地区可以做到次日,甚至当日达。快递则是订单生成后从发货地发货,这就要面临产业集群与人口分布不均衡的关键问题。一言以蔽之,仓配的确拉近了货与消费者的距离,但是快递不可以。问题的关键是,不是所有产品都可以进行仓配的,只有需求稳定的标准产品才可以进行库存前置,也就是使用电商仓配物流模式,例如3C数码,大家电,畅销图书,快消品等等。

  俗话说木匠手里拿着锤子,自然看什么都像钉子,京东一直以来就是“家电货郎”定位,时至今日,家电类GMV仍然占京东总GMV规模的52%[4]。搬运装卸次数超过3次,产品故障率会成倍增加,这在家电物流行业几乎是“行规”,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在其他领域则并非如此,拿一个行业的规矩总结所有行业,当然是不客观的。关于物流装卸搬运费用,在国家社会物流总费用中,是计算在运输费用大类中的,然而,我国三大物流成本中,运输费用是唯一一项与国际水平基本持平的,2013年,我国物流社会运输费用为5.4亿元,仅比美国高1%[5],而装卸搬运费用在运输费用中占比仍不到10%,可见,装卸搬运并非构成我国社会物流成本的重要因素,没有必要夸大其影响。要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电器等产品外,还有占电商品类超过40%以上的个性化产品,这些产品当然必须依靠快递,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个性化产品在京东商城上搜索为空的原因。(例如GK手办,京东搜索结果不到15个,还算上了重复的)

  事实上,仓配也是菜鸟的三大战略之一,菜鸟智能骨干网的很大一部分功能就是仓配网络,阿里正在进行仓配转型,菜鸟仓储面积年内将到达250万平米,离京东的430万平米还有距离,但增长速度很快,数十个大件仓同样遵循三次装卸原则,菜鸟同样也有大电事业部。今天的淘系物流并非全是快递模式,正如今天的京东也并非全部是自营仓配的道理一样。

  物流成本:那些被用坏的指标

  刘强东在发言中强调,京东的物流成本与销售收入的占比稳定在5%-6%,远低于社会物流成本与GDP的比值16%,这实在是常识性错误,有误导公众的嫌疑。GMV是产值概念,GDP是增加值的概念,这么硬比毫无意义。况且我国社会物流费用计算的是一国之内物流的总成本,包括原材料物流成本,而京东物流成本只是从仓到配之间的距离,属于产成品,配送半径不超过600公里,自然较低。何况按这个道理往下推,我国2015年快递总收入为2760亿元,电商件约占7%,按实物网络零售交易规模3.24万亿计算,该指标也低于6%[6],岂不是正好证明了快递的效率和京东差不多?可见这不是一个好指标。社会物流费用与GDP比重,这个指标的创始人是北京理工大学的索沪生教授,该指标一开始只是作为学术研讨参考,但近年来社会上对其的滥用有点过了,该指标偏高是由我国产业结构和地缘因素决定的,我国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依然超过40%,依然是世界工厂,货运周转量超过的美国的2倍,幅员地理远超德国,日本,而GDP还不足美国的65%,16%占比非常正常,美国在第三次产业转移之前,同样如此。

  综上,可能是电商物流行业一直保持低调发展,社会对其的认知程度还不高,电商大佬,台面厅堂上衮衮诸公尚且如此见识,其他人怎能不被误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