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叉车网首页 > 资讯中心 > 市场研究

互联网+农产品”风潮下问题凸显物流成本高

2016/8/17 8:49:38来源:云南网作者:

  “如果政府有关部门和各市场主体不能平衡好利益关系,共同把物流成本降下来;那么,即便马云来云南一百次,云南的 互联网+农产品 也难有大的发展。”云南野生菌协会常务副会长、南华野生菌信息港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文直言不讳。

  8月8日至15日,被国家商务部列为“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的楚雄州南华县,举办了第十三届野生菌美食文化节暨中国·南华野生菌大会。期间,农产品电子商务运作成为除野生菌外,公众关注的另一焦点。3天实地采访后记者发现,席卷全省的农产品电商风潮之下,物流成本的瓶颈效应正在凸显。

  为什么是南华?

  南华县地处滇中高原,楚大高速、广大铁路、320国道和南(华)永(仁)公路穿城而过,是云南省内区位、交通条件较好的县市之一。同时,南华县也是全省73个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农业人口占全县人口总数的76.9%。

  “从开展电子商务进农村这项工作的角度看,南华县在云南省的确具备典型意义。”南华县委书记李云升分析,2016年上半年,全县农村常驻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169元,基本处于全省均值;而从地理位置看,“南华是当之无愧的滇中,交通路网建设和物流发展水平,也基本代表了全省均值”;此外,该县境内最高海拔2861.1米,最低海拔936米,海拔高差较大,立体气候特征明显,“以野生菌为代表的各类农产品物种丰富、品质优良,在全省也很有代表性。”

  经过多年提升和品牌、口碑相传,尤其是依托“中国野生菌之乡”名片效应,南华县的农产品逐渐在华东和华南沿海地区找到了市场需求。“牛肝菌主要出口欧盟,松茸面向日本,荷包豆、核桃、土豆、无公害蔬菜等正逐步进入各大城市,市场需求旺盛。”南华神州买卖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经理殷志刚说。

  成本该怎么算?

  “县委、县政府出台了系列帮扶、倾斜措施,旨在通过 互联网+农产品 帮助农民脱贫致富。但目前,最后一公里卡着脖子。”南华县林业局副局长许世昌坦言,“最后一公里”就是物流成本问题。

  “大家说起物流,想到的都是飞机、火车、集装箱大卡。但实际上,农产品从田间地头到电商公司的过程,同样存在物流。千万不能小看这个 小物流 。”殷志刚说。

  首先,拥有较高路面等级或较好路况的村委会很少,驻扎在乡镇的站长驾车挨村挨户收产品,物流成本就开始产生。“微型车的排量不大,但在山间各种路况上上上下下,耗油量其实很大。这部分成本通常不能计入农产品的销售价格中,但每天都在公司的人力资源成本中实际发生着。”

  其次,站长必须依照客户需求标准收货,也就意味着农户必须分担一部分种植成本和交易风险,并非“种多少收多少”。

  杨文拿亲身经历算了笔账。今年年初,他和朋友通过电商平台,在广东省组织到一批500吨的土豆需求。经与买家谈定交易价为2.2元/斤后,他负责在南华组织300吨货源、朋友在甘肃完成剩余的200吨。“南华土豆的品质更好,但起底价就是2元/斤。我联系物流公司,答复是成本最低0.4元/斤。做这笔生意就意味着我要每斤倒贴2角钱。”后来,他几经周折,到寻甸县谈下了1.6元/斤的货源,物流成本依然是0.4元/斤,硬是做了这笔不赚钱的生意。

  “我的朋友就不一样了。他在甘肃拿的起底价也是1.6元/斤,但人家的物流成本就是可以低至0.1元/斤,朋友赚了钱。”杨文说,以他在农产品交易行当多年的经历来看,当前云南果蔬及特色农产品出省物流的行价,大致在800元/吨。“这个水平在全国来看的确偏高,这还不算农产品收购那一头也在产生的成本。咱们的很多好东西,就是因为物流问题运不出去、转化不成实实在在的效益。”

  野生菌置身度外?

  南华县名声最大的农产品莫过于野生菌。然而,电商的“最后一公里”似乎并未对野生菌下山出海形成困扰。上午10点,在南华县城的野生菌专业交易市场内,大多数商贩手头的首批菌子都已售罄。“一大早就有人来收了大头,10点后摆着卖的只算是零头。”一名菌商说。

  “资源丰富、市场培育起步较早可算是先天优势,但关键还在于产业链已经形成并成熟,并拥有定价权。”许世昌说,南华野生菌专业交易市场已经成为云南省最大的野生食用菌集散中心,去年全县野生食用菌集散交易量达6738吨,野生菌加工企业实现产值4.36亿元;野生菌年产值达7.34亿元,带动农民人均增收1676元。“形成产业链,就意味着可根据市场的不同需求,对农产品实施不同层次的加工处理;在提升产品附加值的同时,也科学地保留下了各环节的成本利润空间。”

  楚雄州林业局副局长文萧翰介绍,目前全球70%的野生食用菌产自中国,而中国70%的野生食用菌就出自南华。“不论是初级产品还是加工产品,南华县都能掌握定价权,电商及物流成本在自主可控范围内。”

  正因此,尽管南华野生食用菌产量的70%远销省外、境外,电商也是重要销售渠道之一,但却避免了其他农产品所遇的物流成本之困。

  声音

  参加中国·南华野生菌大会的省招商合作局副局长范正涛认为,南华野生食用菌的成功经验,将给大家带来几点思考:

  首先,并非所有农产品都可被互联网风口吹起来。没有特色、或是在消费地区没有明显比较优势的农产品,市场的低价竞争将会使身陷“互联网+”模式下的物流限制,越做越亏;

  其次,被广大农户和电商平台公司指责的物流成本,越是针对原料产品,越会显出其高企。“这就应该通过农业产业化,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和产品属性。”范正涛说,与其说以“互联网+农产品”脱贫致富,不如说“农业产业化+互联网”。“产业化才能塑造品牌,才能在市场上形成实在的话语权,才能保障产业链各环节的空间。唯有此,物流成本也才会被稀释、淡化。”

  “当然,我们也会联合其他职能部门,寻求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的解决办法。”他说,但在根本上,打破目前农产品电商销售瓶颈,还是在产品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