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叉车网首页 > 资讯中心 > 权威报告

“马路骑手”的忧伤:物流快递员现状调查报告

2016/9/22 16:04:08来源:互联网作者:

  7月21日,北京的暴雨橙色预警信号已解除,但雨还在继续。北京防汛部门通报显示,从19日1时至20日15时,北京全市平均降雨142.3毫米,城区181.9毫米。

  一位美团外卖小哥在朝阳大悦城取餐时和店家说起昨天的经历,有些沮丧和委屈。“下那么大雨,还摔了一跤,饭全洒了,还得返回来再买一趟,还要怪我送得太慢。”

  一辆电动车配备两个外卖包,一般能装下十份外卖。如果送餐中途外卖出现损坏,都是外卖员自己出钱补给顾客。

  除了外卖送餐雨天会有增加,普通快递员每天常规的送单量遇到雨天也更难完成。菜鸟网络的监测显示,截至20日下午3点,派件签收不足40%,预计当日包裹签收量为日常的50%左右。

  正常情况下,北京地区每天有500万票快递等待派送,近5万多名快递小哥奔跑在一线,中午时分更是有无数外卖送餐员在解决各大写字楼里成百上千上班族的就餐问题。

  每天在北京朝阳区青年路、三里屯、海淀中关村这些繁华拥挤的路口,等一个红绿灯的功夫,就会有十来个红、蓝、黄各色制服、骑三轮的快递和外卖员,他们有些赶紧抽空打电话确认配送,有人焦急的注视前方等着插空通行。

  一场暴雨让人们再次意识到了快递员、外送员对日常生活的不可或缺。2016年5月北京交通大学、阿里研究院和菜鸟网络联合发布《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全国从事社会化电商物流行业的有203.3万人,大概是5年前的3.4倍。

  日复一日的取件、派件,是快递员看似简单重复的生活,他们就像镶嵌在庞大物流链条上的螺丝。在社会消费趋势、政策、资本的影响下,这个行业在上百万快递员脚下轰鸣的车轮声中加速运转。

  从早晨六点到晚上九点

  北京顺丰快递的小马也在这周暴雨天损失了一部手机,这让他心疼不已。但值得庆幸的是,住所管理员即时设置围挡,保住了他的地下室的家避免被淹。

  北京东后河沿一栋楼地下室,楼道里停着几排自行车和电动车,这里住着不少快递员、外卖员,有宿管进行统一管理,就如大学宿舍,还有公共洗漱台、洗澡间。所不同的是,快递员们没有大学校园那么自由惬意的作息,早出晚归,节假日也要加班。

  “听说人们管住在北京地下室的人叫鼠族。”小马对界面新闻记者说。从地下室大门进入后至少拐了五个弯才到了小马的家——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房间收拾的很利索干净,写字台上摆放着红塔山和笔记本电脑。门前小桌子上面放着半碗来不及吃完油乎乎的方便面汤,这间小屋月租金700元。

  这个26岁的安徽小伙子已经是两岁男孩的爸爸,但目前只身在北京打拼。他曾经干过餐饮服务业,每个月挣四五千,因为觉得钱少,转行做了快递员。

  在工作过程中,小马手里的“面单机”不停“蹭蹭”作响,上面会弹出收发件的具体地址。根据顺丰要求,快递员必须在收到派单之后,在1小时内上门取件。

  无论身处哪个城市,对于快递来说,早上6点开工晚上7点下班,更多的时候要忙碌到晚上九十点是正常现象。

  清晨7点,上海申通罗泾公司常务副总柳昌利已经在公司半自动分拣线周围巡视了一圈,边查看分拣进度,边时不时指导下那些新来的分拣员。柳昌利出身于“快递之乡”——浙江桐庐县,在快递行业干了十几年。

  上海申通罗泾公司为申通全国的49个网点公司之一,其管理片区方圆达三十公里左右,从上大路一直延伸到靠近江苏太仓的杨桥附近,共有130位快递员(旺季时则更多一些,快递公司常常称他们为“业务员”)。

  由于电商件居多,这里的取件量超过派件量。尽管如此,每个快递员平均一天需要派150个快件左右。当每年“双十一”来临,旁边一间仓库也同时启用,24小时进行分拣,快递员派送完一趟回到站点,直接将分拣好的快件拉上车,连续派件。

  50多岁的张荫惠原为国企管理人员,因国企改制,买断工龄后,离开了家乡江苏宜兴来到了孩子工作地——上海。闲不住的他,做起了快递员。

  张荫惠负责的片区位于上海宝山的农村地区,大多数居住的是外来务工人员,白天外出,快件要么放在房东那里,要么找人代收。但由于该区域群组的门牌编号乱,这就给刚上岗的张荫惠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一开始由师傅带了整整10天,我送20件花了4个小时。我们需要画地图,以便尽快派件。送错件、丢件也有发生,“但只要是最终调查责任在自己,我肯定照价进行赔偿,”张荫惠说,“我觉得没有什么,干这行心态一定要好。”

  “快递员在派一个件的同时,就会记好下一件送什么地方,以便于选择最佳的派件路径,送快递也是门‘技术活’。”柳昌利说。

  中午12点多,快递员们回到了公司食堂吃饭,短暂午休,下午还有一场“收件战”等待着他们。

  但大多数人入行,还是为了多赚些收入。随着快递业的加速发展,不少人都认为快递员是轻松月入万元的职业,根据众达朴信发布的物流行业薪酬福利调研报告显示,在细分行业中,快递行业的快递员涨薪幅度最高,平均值为16.8%,高分位值甚至超过25%。

  但其实这不仅是挣份辛苦钱(体力、时间的付出让各快递公司鲜有女快递员),还面临着竞争、责任带来的严格管理处罚等。

  按照申通规定,每派一件快递员收入6角至1元不等(按照派件难易程度进行区分),普通的快递员月平均收入在四五千元不等。取件的费用会更高,提成按照1.5%至10%不等,散件提成能够达到10%。“量大的淘宝件提成反而更低,如今随着各家快递公司价格战,三四元一件的快递都有快递公司能收。”柳昌利说。

  罗泾公司所在的这一带市场竞争很激烈,圆通、中通、韵达、百世汇通等快递公司均在此设置了网点。客户多数为淘宝客户,这类客户以跑量为主,单件快递的价格并不高,价格战形势明显,因此只有获得更多的客户才能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会动脑筋开发客户的快递小哥就很占优势,“有快递小哥能够做到月入过万,开始头一两年都是在开发客户。”上海申通罗泾公司行政人事副总监陈韵因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是“马路骑士”,也是“城市敢死队”

  物流快递员连接了从商家到顾客的最后五公里,会被人称为“马路骑士”。然而,也并非所有人都认可这一点,“简直是城市敢死队啊。”记者乘坐司机张师傅的车,他在路口躲避穿梭的快递三轮,一边急刹车一边抱怨,“一个劲儿地乱窜,不怕城管,不怕来往车辆,太危险了!”

  4月17日,顺丰快递员被打的视频曾将“快递员”拉入到公众关注的视线。事后,顺丰总裁王卫在朋友圈表示:“如果这事不追究到底,我不再配做顺丰总裁!”肇事的轿车司机也被警方依法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处罚。

  不过,这起极端事件也显露出来行业问题的冰山一角,随着快递业的极速发展,大量“马路骑手”骑着三轮穿梭在拥挤的道路上送货,加大了路况的复杂性和交通事故风险。

  深圳交管部门在3月展开了“禁摩限电”专项整治行动,据某快递企业向界面新闻透露数据显示,截至4月1日,该快递企业在深圳区域,共被查扣了119辆两轮电动车、335辆电动车,每天有上万单快递派送延误。

  来自广东河源的陈福生(化名)在深圳一家只有七八个人的小快递公司工作,他之前被交警抓过,现在也学精明了,见了交警就躲,偷偷摸摸地骑,就像“老鼠见到猫,特别没有尊严”。

  虽然符合条件的电动车可以通行,但需要申报,名额有限。像陈福生所在的这种小公司很难排上号。晚上10点多,来不及洗澡的他换上套干净衣服,出门骑上电三轮又出发了。面对界面新闻记者“不怕被抓吗?”的询问,他无奈地苦笑回答:“查得再严,也不能不上路啊,不然怎么活。”说完,一个人消失在夜晚的街道。

  快递公司招聘中最具有“老乡帮”特征,常常是老员工介绍老乡一起来,介绍人还能够获得500元(价格视当年的招工情况而定)的奖励。这样也让人员结构比较稳定。

  但“老乡帮”中也可能出现集体辞职的情况。“所以我们在面试时,也会控制这些老乡帮的数量。”柳昌利说。

  与涨薪幅度相对应的是,快递员也是离职率较高的岗位,平均主动离职率在30%以上,尤其是在过完年后。

  据上述《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指出,物流从业人员对工作的认可度不高,快递人员有近25%的站点平均工作时长超过12小时,而近一半的站点工作人员工作年限在1年以下,说明快递网点人员流动性较强。

  2015年7月,快递员作为新职业纳入中国新修订的2015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这标志着其职业身份首次得以官方确认。

  不过,快递员依然面临着职业认同感的缺乏。“深圳限电禁摩”事件以及“北京顺丰小哥被打”事件,都突显了一线快递员直面的困境。

  另外,国内也尚未有任何标准或者法律法规对快递员职业从准入到监管进行统一管理。

  而在美国、德国等物流业发展成熟的国家中,对快递员的准入都有一系列严格的标准。在美国想当快递员必须提供社会安全号,以便核查应聘者是否有拖欠银行贷款或者犯罪记录。

  此外,国外快递员的薪资以及保障也很充分。美国邮递员的薪资很高,医疗和社会保险都由公司承担;同时在美国,快递员被认为是辛苦服务大众的职业,很受尊敬,所以快递员也不会为了蝇头小利,损坏自己的信誉。

  相比之下,中国快递公司聘用的快递员鲜有专业背景,无固定工作,流动性大。如果快递员成为一个纯粹拼体力抢时间的职业,无疑会制约快递公司和整个行业的发展。

  申通快递成都分公司双林路店业务主管李伟生于1993年,来自四川省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2011年他虽然考上了民办大学,但最终没有选择去读学费高昂的“三本”,而是到成都找工作。在成都著名的川菜馆“成都印象”工作两年,从服务员晋升为主管,但最高的工资却从没有超过3500元。

  于是他萌生了离开的念头,在58同城看到了申通快递的招聘信息,最终成为了营业三年多的申通快递双林路店的快递业务员。

  快递做到主管级别,工资由底薪与提成组成,底薪4000元,提成根据网店每月收益而定,平均每月的收入能够稳定在5000元上下。除了正常薪水,双林店每半年还会评选一次优秀员工,获评者将有400-600元的奖金。

  申通在成都被快递员们称为“派件大户”,但李伟从未因个人原因休假过一次,做到了派件零遗失、零延误、零投诉。基于这样的工作表现,上岗两个月之后,李伟被评为“优秀员工”,工作一年半时,晋升为组长,工作满两年时晋升业务主管。

  虽然辛苦,快递员这份工作让李伟很有成就感,他一直希望申通能够开放个人承包制度,让自己这些年的积累有所发挥,并能够独立承包经营网点。

  而曾跟随阿里去美国纽交所上市敲钟的窦立国,以年薪百万元、在北京买房买车、当上分公司经理,成为了快递哥中的奋斗励志人物。

  不过,对于更多数的快递员而言,并不清楚自己未来的职业发展路径。《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写道: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的晋升路径不够明确,企业对员工培训力度和针对性不足。有近20%的站点认为快递员离开后会选择返乡创业;还有28%的人离开后会选择其他行业,包括餐饮、工厂职工、销售维修等。

  据了解,在“快递之乡”桐庐,正在发展农村淘宝,与快递产业实现有效的互动。目前,桐庐下辖183个村庄,全部设立了村级服务站点,成为全国第一个实现“农村淘宝”全覆盖的县域。桐庐招募了一批返乡创业的农村青年,专职打理农村淘宝服务站点,并利用村里的资源进行创业。这样的“专业村淘员”,每个村级服务站点有1-3人。去年6月,这183个“村淘站”就为村民网上代购了25247单,共计528万元。

  当“月薪过万”不再能够成为吸引人的噱头时,快递公司更需要完善用人机制、改善工作环境,为快递员提供更具吸引力的企业文化与保障。要让快递员获得职业认可,必须是以整个行业实现转型升级为基础。

  从“黑快递”到上市公司

  中国电商的兴起带动了快递业一起快速发展。据菜鸟网络的数据,近十年来,电商包裹量从每年8.6亿增加到了206亿。

  在距离杭州车程90公里的浙江桐庐县城的街道上,界面新闻记者一提到快递行业,一个小卖部的老板就很是兴奋,他说,快递在桐庐已经成为了大家默认的致富方法,很多快递老板都是从桐庐出去的,在致富后又反哺村庄。

  媒体报道称,桐庐县常住人口40.6万人,而外出从事快递行业的就达到5万人。其中,夏塘村一共680人,222户人家,有300多人在从事快递业务。桐庐县夏塘村支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50岁以下的人都去干快递了,有管理型的人才,也有各个站点、分公司的经理,现在他们在外面取得的经济收益是非常好的。

  占据中国民营快递半壁江山的“三通一达”(申通、中通、圆通和韵达)有着这同一个家乡——浙江桐庐县,最初甚至发源于同一家人。

  1993年,随着邓小平南巡与上海浦东新区的成立,进出口贸易红火。在杭州一家印染厂打工的年轻人聂腾飞发现,报关单必须次日抵达港口,而EMS需要三天。于是,聂腾飞每日凌晨坐火车从杭州去上海,工友詹际盛在火车站接货后送往市区各地。跑一单100元,除来回车票30元,能赚70元。这便是申通快递前身。

  同年,聂腾飞成立了申通。一年后,聂腾飞安排妻子的哥哥陈德军接替詹际盛的上海业务。詹际盛离开申通后创办了天天快递。1998年,聂腾飞车祸去世,弟弟聂腾云离开申通,成立韵达快递。2000年左右,中通、圆通等陆续成立。

  在最初的十多年里,这些快递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黑快递。很多事情就只能在背地里进行,邮政来人时要把货物藏在屋顶,白天睡觉、晚上工作。好在这里的人能吃苦,才坚持了下来。直到2009年新邮政法出台,他们终于脱离黑户身份,将快递加到公司名称上去。

  除了自身的吃苦耐劳和及时发现商机的敏锐,桐庐帮还得感谢一个平台——淘宝。淘宝的出现使得快递需求迅速增加,订单量直线上升。市场体量大了,再加上淘宝对快递速度与服务的要求,使得桐庐快递帮的业务不断优化升级。

  而顺丰速运创始人王卫的发家略有不同,1993年3月26日,王卫拿着跟父亲借的10万元,在广东顺德注册了顺丰速运,一个只有六个人的公司。同时,他在香港太子的砵兰街租了几十平方米的店面,专替企业运送信件到珠三角。

  然而,曾经的“有利可图”到如今已经演变成了“薄利”。数据显示,快递的平均价格已经从2005年的27元每单降至13元每单。

  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称,目前长三角地区快递平均单价甚至只有3.5元每单。“这如何让一个包裹按时送达?”

  快递企业在利润降低的同时,成本却在逐步升高,基础设备投入、IT技术、人力等成本开支正在逐渐扩大。

  同时,由于消费升级,消费者对快递企业的服务并不满意。调查显示,56%的网购消费者认为快递不准时,25%反映物流服务态度不好,近一半网购消费者在寻找更优质的物流服务

  菜鸟网络CEO童文红曾表示,用于衡量消费者对品牌是否满意的NPS(Net Promoter Score)净推荐值显示,大多数的快递企业推荐值均处于水平线之下。

  面对这样的压力,快递企业纷纷寻求上市,希望通过该途径一方面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则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意图转型,脱离价格战的泥潭,寻求更多赢利点。

  7月初,继圆通、申通、顺丰之后,韵达踏上了借壳上市之路。随后又曝出信息,中通快递拟赴美上市,计划最多融资20亿美元。

  上述动作意味着,这个传统行业离上市又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尽管如此,快递行业目前还很难改变其劳动密集型的属性。

  记者跟随小马派件的那天,下午三点,小马收件两个LV包,客户保价100元,如果包包丢失,按照规定,顺丰要赔偿客户2万元。

  以他当天的收入为例,1.5元/派件*93件+3元/收件*40件,共约259.5元。按每月29个工作日计算,月收入约合7500元。除去在北京的衣食住行每月2000元的生活成本,小马会将剩下的钱寄回老家。

  小马很想从这份快递员的工作中得到片区居民和其他同事的认可,“就是那种你走了别人会觉得可惜,很想挽留你。”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