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叉车网首页 > 技术中心 > 应用案例

第三方药品物流,酣战在即

2016/2/29 12:40:44来源:中国大物流网作者:

  近日,国务院发文规定取消从事第三方药品物流业务批准,同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国务院决定取消从事第三方药品物流业务批准等7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食品药品行政审批事项》的通知。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对于药品流通有着极大的利好。

  宗鹤

  1.

  快递杀入第三方药品物流

  根据国家通用定义,第三方物流是指为公司提供全部或部分物流服务的外部供应商。自2006年以后,国内部分省份的药监部门以“代储”、“代运”的名义为第三方药品物流打开了大门。

  近年来,随着药品集中采购的不断完善,医药电商的不断发展,许多第三方快递公司也杀入了医药物流领域。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传统的快递公司可以运输药品,他们有GSP认证吗?其实,第三方药品物流只是运输药品,只要有药品的资质,且运输过程符合GSP要求就行,他们并不是药品经营企业,主要是看与他们合作的药品经营企业是否通过GSP认证。

  业界人士介绍,传统医药物流供应链的弊端是:流通环节多,药品多次中转,配送时间长,仓储和配送安全隐患增多;每个环节需要的人力多,药品在储运和分拣中差错多,技术系统监控难,经营成本高;供应链运行效率低,物流手段落后,药品的质量管理、仓储和配送技术创新难以实现;供应链的每个节点,都要做到小而全,面对终端的用药需求,品种满足度低;全国13000多家医药流通企业,家家都要达到GSP标准,GSP一次性投入总额超过100亿元,每年还要投入维护费用100亿元以上。

  第三方医药物流供应链的优势是:第三方医药物流是医药物流社会化分工的必然结果,通过业务流和商流的有效分离,信息流引领物流和资金流,实现医药流通供应链的优化;第三方医药物流是现代服务业,通过提供专业化的医药物流服务,实现作业自动化、流程信息化、配送及时化、行业集中化;第三方医药物流,使我国13000多家医药流通企业,减少低水平重复投入,仅此一项,我国医药流通行业平均利润至少增长1倍,物流效率大幅提高。

  2.

  医疗需求按下“快进键”

  近年来退出中国快递市场的DHL,近期却高调宣布继续加大投资中国的医药物流领域,并在北京成立其国内第2家DHL生命科学与医疗保健物流中心,希图在潜力巨大的医药第三方物流占据一席之地。

  “2015年,新兴市场约占全球医药销售增长额的75%。”DHL全球货运、运输首席执行官Roger Crook表示,“我们正把资金大量投向前景广阔的新兴市场——亚太地区,尤其是客户需求越来越多样化的中国市场。”

  DHL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将成为以出口原料药等相关产品为主的全球第五大药物出口国,并将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医疗消费国,以应对不断提升的高品质医疗需求。该项研究同时提出,2010年中国生命科学行业价值约为553亿欧元,在2010~2015年间以17%复合年均增长率的速度高速发展。

  在DHL看来,在中国人口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以及医疗需求快速增长的影响下,冷链物流在新兴市场的发展机会广泛。DHL全球货运中国区首席执行官黄国哲表示,“新建成的物流中心将提供符合监管和最高安全质量标准的冷链运输,避免在海关通关过程中因温度偏差导致的风险。”

  此外,DHL注意到中国市场客户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黄国哲总结为,“客户需求正从合同物流转向综合物流网络服务。”而目前的现实是,和国际其他成熟市场相比,中国在物流方面的差距在于基础设施相对落后,物流成本比较高,“而且客户标准化程度不高,需要花更多的资源进行管理。所以就中国生产、制造而言,一方面有可能生产、制造的成本不太高,但另一方面,物流又占据整个生产成本比较高的比例。”

  这些因素使拥有冷链配送优势的DHL目前在中国的服务重点还是跨国企业在华进出口业务,“我们也和本地的医药企业合作,但合作的量无论从深度还是广度都不及跨国企业。” 对于这一“软肋”和未来的竞争格局,DHL全球货运中国市场与销售部副总裁陈壁辉表示:“现在我们主要是全力满足客户需求,目前阶段主要是跨国企业,他们的需求驱动了DHL在中国的投资。”

  在2015年度中国药品流通行业现代物流发展大会上,商务部市场秩序司副处长王维丽透露,包括中国邮政、顺丰及UPS等在内的3家企业已陆续进入医药物流市场。截至2014年底,全国取得由省级药监部门核发的“开展第三方药品物流业务确认件”的第三方物流企业有123家,其中五家比较特别,包括位于内蒙古、甘肃、宁夏的中国邮政,顺丰和UPS位于杭州的萧山国际机场物流公司,“他们是药品流通行业外的企业,也获得了相关资质。”

  无独有偶,国内医药物流巨头企业九州通医药集团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青松也透露,集团已将公司物流部门单独列出来,成立了独立的物流公司,除承接集团自身的医药物流配送业务外,也还承接第三方的医药物流业务。

  在国药控股、九州通等传统商业巨头对第三方医药物流觊觎已久并纷纷布局的同时,邮政物流、DHL等已涉及医药领域的社会物流企业纷纷实施了新举措,可以说,医药物流行业一场酣战在即。

  3.

  或将迎来市场格局之变

  根据国务院要求,第三方药品物流审批被取消,也就是说,只要符合药品运输的要求,未来家喻户晓的快递公司,都有可能加入到全国1.3万家医药商业的第三方药品物流中来。

  事实上,对医药行业来说,第三方医药市场存在已久。华润医药一企业代表告诉笔者,针对药品配送运输,国家通过《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GSP)予以规范,但在实际的执行过程中,很多企业无法完全达标,特别是在偏远地区的药品运输方面,大部分都由第三方企业承担,而国家对这一领域的监管相对较少,滋生了一些药品安全运输的隐患。

  大企业无法达标的理由则是自身缺乏配送系统。“医药物流行业的整体毛利率未超过10%,偏远地区的毛利率更低,只有2%左右。”一位业界人士坦言,这也是诸多企业在偏远地区物流配送断档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针对此前存在的第三方医药物流企业,国家相关的监管相对较弱。“随着新版GSP的实施,国家对药品质量管控严格,要解决安全配送药品的问题,必须由专业的运输体系保障。”

  第三方快递公司进入医药物流领域,是大势所趋。目前,我国的药品批发企业有1.35万家,这些企业95%以上是中小型医药企业,而中小规模医药企业建立强大的物流服务体系几乎是不可能,需要有第三方物流企业做托管。

  随着医药电商的崛起,自建物流成立药品经营企业的发展重点。

  据业内人士介绍,自建物流对医药电商来说,不仅前期需要烧钱,实际运营成本相对偏高也是一个问题。例如,自己配送要8元每单,但第三方配送则是6元。2元钱看似不多,却直接影响企业盈亏。

  所以,取消第三方药品物流审批,不仅节省药品经营企业的配送成本,扩大配送范围,而且对于医药电商来说也是一个大利好,增加了B2C网上药店选择物流企业的范围。

  同时,有业内人士推测,取消第三方药品物流审批,是否在为网售开放处方药做准备呢?一旦网售处方药放开,由于减少中间环节,市场规模达1万亿元的处方药将有30%转投线上,而市场最终需要医药物流去实现。

  可想而知,第三方药品物流未来发展的蛋糕有多大。

  4.

  第三方医药物流是顺势之

  李长山,四川省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他认为,医药流通企业选择第三方医药物流是顺势之举。

  作为医药流通企业,选择第三方医药物流,把医药商品的仓储、养护、出库、配送外包给第三方医药物流企业,可以节省储运费用。一个医药流通企业,节省下来少则几十万,多则几百万。全国13000家医药流通企业,每年可节省200亿元低水平重复投入,整个医药物流行业的盈利能力至少翻一番。

  作为医药流通企业,选择第三方医药物流,可以避免药品存储和配送过程中不安全事故,由提供第三方医药物流服务企业在现代医药物流进程中,不断地创新和优化,我国的医药物流行业效率将得到极大提高,社会资源得到极大节约。

  作为医药流通企业,选择第三方医药物流,不再设立本企业的质量管理部、仓储部和配送部,可以把企业资源集中到销售、采购和财务工作,等于把产生费用的部门外包,把产生利润的部门控制在自己手上,使医药物流从制造业和商业活动中脱离出来,形成能开辟新的利润源泉的现代服务业。

  作为医药流通企业,选择第三方医药物流,可以达到新版GSP的要求。国家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在2010年8月1日,向全社会征求新版GSP意见,在2010年11月完成新版GSP修订,上半年颁布和实施。

  新版GSP与现行GSP比较,在冷链物流上要求:药品在仓储和配送过程中,温度自动控制设施和设备现代化,配送使用带有GPS的冷藏车,温度数据时时上传到监管部门;在票据管理上要求:进项发票与购进款一致,销项发票与销售款一致,做到票帐货相符,倒票、挂靠、卖增值税发票等非法营利成为昨日黄花;在系统管理上要求:系统全流程覆盖,全岗位覆盖,所有的管理通过系统权限实现,所有的流通药品采用电子监管码,进销存数据实时上传到监管部门。

  年营业额在4亿元以下的医药流通企业,达到新版GSP要求,非常困难;年营业额在4亿元以上的医药流通企业,达到新版GSP要求,也不轻松。显然,第三方医药物流,给了医药流通企业新的选择。

  5.

  成为专业医药物流公司需过五道关

  华润医药负责人坦言,医药物流运输的门槛很高,包括药品的分拣、储存和运输的温度等都需要有严格的控制,这会考验第三方医药物流企业的专业能力和经济实力。

  国药控股物流规划与管理部部长朱建云也指出,要成为专业的医药物流公司,要么具备大量的资源,否则就一定要具备有效利用资源的能力。

  李长山认为,发展第三方医药物流需过五关——

  第一关:不采购不销售,有舍才会有得,过经营利润关;

  提供第三方医药物流服务企业,不从事采购和销售经营活动,实现商流与物流有效分离,实现服务和经营的有效分离,需要放弃经营利润,不能挖服务对象的墙角,不能剽窃服务对象的利润品种,不能争夺服务对象的下游客户;

  第二关:树立历史使命感与社会责任感,过商业地产关。各地政府鼓励医药物流现代化,支持发展第三方医药物流。最为明显的例证,就是动辄供应几百上千亩土地,用于建设现代化的第三方医药物流园。有些获得土地的第三方医药物流企业,把注意力和出发点,放在商业地产的运作上,挖空心思在医药地产上谋利,而不是放在提供第三方医药物流专业化服务和现代化进程上,对于这样的企业,监管部门应取消其第三方医药物流资质,国土资源部门应收回土地;

  第三关:符合GSP要求,达到现代医药物流标准,过硬件投入关;

  第四关:流程高效,结算准确,建设有中国特色的运营模式,过流程再造关;

  第五关:建设功能强大的信息系统,打通医药流通完整供应链,过信息系统关。

  提供第三方医药物流服务企业的信息系统,应做到能够开展多种任务管理、多种作业流程管理、精准货位管理和精准结算管理,支持多种现代物流设备,有自主知识产权,可扩展可升级,可无偿无限制增加终端站点。

  不少受访人士则认为,现阶段不能过分夸大第三方物流的作用,“第三方医药物流能够承担一些中间的配送职能,但最终到医院还需要商业公司进行配送。”更值得关注的是,我国第三方物流目前所履行的职能与国外第三方物流还存在较大差距。据介绍,我国第三方物流主要是帮助配送,填补配送网络的缺陷,而国外的第三方物流是专业化过程中的一种分工,由供应商发起,以供应链管理为导向。

  在与中国邮政合作的协议签订会上,上海医药集团董事长吕明方就提出:“供应链服务是医药分销业务的本质,供应链体系的构建也就成为医药分销企业长期发展的基础。”

  而第三方医药物流能否在供应链体系构建中定位好自己的角色,将决定其未来的发展空间。